当前位置:首页

因此

2018-06-08 11:31

这几天,在河北唐山的一处首钢矿区内,一群操着唐山和东北口音的北京人,围着北京石景山区的法官们说着他们有关婚姻、继承纠纷的问题。

“有了巡回法庭,居民归属感强了,他们觉得北京还是记得我们的。”安丽娟表示。

法官介绍,首钢在迁安有一个矿。新中国成立后,首钢把北京市的技术工人,派到迁安建立了矿业公司。这些技术工人的户口在北京,但随着时间推移,他们虽在当地娶妻生子,后代也很多成为了首钢工人、北京户籍,庞大的人口形成了自然村落滨河村,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,达到上万人的规模。随之而来的法律纠纷也日益增加。但因户籍关系,当地法律管辖权无法受理他们的案子。这些人出现法律问题,只能回到北京打官司,非常不方便。

“俺们折腾一趟北京忒远了,还没地儿住,听说北京法官来了,蹬十分钟自行车来的。”操着唐山口音的李女士说。

在迁安的两天半里,从早上一起床一直到晚上,曲东民连续处理了五起案子,涉及离婚、继承家产等,哪个都离不开磨破嘴皮子。

从北京石景山到河北唐山的迁安,来回500余公里车程。这次,石景山法院五里坨法庭的两名法官、一名书记员和一名助理负责到设在此处的巡回法庭,处理当地人的法律问题。

“你俩感情这不还在吗?回去考虑考虑吧,就算立案,我也得驳回。”临出门时,曲东民扔下了一句。

首钢矿业公司街委会主任安丽娟介绍,目前,矿区实际居住人口已达3万人,北京籍户口的近万人。22年来,法官受理各种民事案件1378件,其中调撤案件142件,审结的案件1236件,执结案件1329起。

一看到老婆把法官带来了,男方大吼一声“净干些丢人的事儿”,就开始在走廊里撕扯老婆。曲东民急忙上前劝架,也差点挨了打,他不得不急中生智大喊一声“把法警都叫上来”,这才控制住了男主人的情绪。

因此,石景山法院在当地设立全国唯一的跨省巡回法庭。法院每季度都会派专职法官来办案。

曲东民介绍,一起中年人的离婚官司已经“缠绕”他小一年了。女方快退休了,家里孩子也都结婚、怀孕、准备生产,但这位大姐跟“吃了秤砣”似的铁了心要跟老伴离婚。老伴就是不答应,每次法官一去谈话,男方就跑。这次听说男方肯定在家,于是他专门带上助理杨小花趁夜里去“堵门”。

一听说北京的法官来了,当天下午,就有居民跑到了巡回法庭,围着曲东民叨念自家的问题,等待法官给个说法。

从4月7日到9日,石景山法院的两名法官、带着书记员和助理,往返500余公里,前往河北迁安巡回法庭,为在那里工作的首钢工人处理民事纠纷。

当着法官的面,当事的两口子互相数落着对方的不是,都称自己为家庭如何如何付出,争得脸红脖子粗。

石景山法院设立全国唯一的巡回法庭,解决首钢“派出人员”的民事法律纠纷;22年来受理案件1378件

从4月7日中午11点半一到地儿,直到晚上10点多,石景山法院五里屯法庭副庭长曲东民的嘴就不见闲着。

“从背着国徽自带干粮,到驱车进矿,从流动审判车到如今的法庭”,法官介绍,巡回法庭已有了22年,审判办公环境越发改善,案件数量也呈下降趋势。

曲东民在调解一起离婚案子时,与当事双方从下午聊到日落,3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

此次石景山法院法官来到迁安,计划工作三天,一名法官负责调查、审理、宣判已经审理的案子,另一名法官负责收案。他们的巡回法庭就设在矿区居民社区中的一座二层小楼里,立案室、审判室、调解室……样样俱全。

“要是你,你能让他俩离了?”在夜色中,曲东民对记者说,他处理离婚案的原则就是,“能劝和的就劝和,两口子不起诉离婚了,家里也和睦了,我也不算白干”。(来源:新京报 记者:刘洋)